<output id="5qrur"></output>
      <rp id="5qrur"></rp>
      <b id="5qrur"></b>

    1. <rt id="5qrur"></rt>
      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被追謚“武穆”不止有岳飛,還有他比之岳飛絲毫不差

      來源:講歷史2019-05-10 12:12:32責編:金大元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說到宋朝的抗金英雄,那么非岳飛莫屬就連死后都被追謚“武穆”,可是還有位名將同樣被追謚“武穆”,戰績比之他絲毫不差。他就是南宋抗金名將劉锜。生平事跡劉锜(1098…

      說到宋朝的抗金英雄,那么非岳飛莫屬就連死后都被追謚“武穆”,可是還有位名將同樣被追謚“武穆”,戰績比之他絲毫不差。他就是南宋抗金名將劉锜。

      被追謚“武穆”不止有岳飛,還有他比之岳飛絲毫不差

      生平事跡

      劉锜(1098年―1162年2月25日 ),字信叔,德順軍(今甘肅靜寧)人。南宋抗金名將,瀘川軍節度使劉仲武之子。

      劉锜驍勇善戰,早年曾任隴右都護,多次戰勝西夏,深受其畏懼。受張浚提拔,參與富平之戰。后扈從宋高宗,兩次任權主管侍衛馬軍司公事。紹興十年(1140年),于順昌之戰中大破金兀術軍。并派兵協助岳飛北伐。次年,于柘皋之戰再破金軍。此后被罷去兵權,兩任荊南知府。晚年再獲起用,率軍抗擊南下侵宋的金帝完顏亮,但因病而無功。

      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劉锜去世,追贈開府儀同三司,賜謚武穆(一說謚武忠)。宋孝宗時追封吳王,加太子太保。著有《清溪詩集》,已佚。《全宋詩》中錄其詩七首 。

      劉锜性格豪爽、深沉果斷,有儒將風度,對南宋政權的建立與鞏固起到重大作用。 《宋史》稱“(張俊)與韓世忠、劉锜、岳飛并為名將,世稱張、韓、劉、岳。”

      被追謚“武穆”不止有岳飛,還有他比之岳飛絲毫不差

      英勇善戰,軍旅生涯

      宋高宗建炎元年(1127年),劉锜接連擢升閣門宣贊舍人、岷州(今甘肅岷縣)知州,為隴右都護,負責西北方面防務,成為專門對西夏作戰主力部隊的一名指揮官。由于他作戰勇敢,夏人畏之如虎,就連夏國境內的婦女兒童都知道他的威名。據史載:“夏人兒啼,輒怖之曰:‘劉都護來!’”(意思就是夏人的孩子一哭鬧,大人們嚇他們說再哭劉都護來了,相當于我們現在所說的狼來了。)

      宋建炎三年(1129年),樞密使張浚宣撫陜西,任命劉锜為涇原路經略使兼知渭州(今甘肅平涼市)。第二年,富平大戰中,他是劉錫、吳玠、趙哲等五路宋軍中的一員主將,曾率軍奮戰終日,“殺獲頗多”,將金軍右翼主帥宗弼圍困,并射傷大將韓常。宋紹興三年(1133年),劉锜任川陜宣撫司統制。不久,宋高宗召劉锜還朝,把自己用的兵器送給劉锜(就跟后來的勛章授勛一樣,不過其象征意義更甚),并任命其為江東路副總管,旋又調至首都臨安。

      宋紹興六年(1136年),宋高宗將劉锜從江東路召回,任命他為宿衛親軍的將領(也就是貼身保鏢的隊長)。劉锜改編八字軍及馬軍,編成前、后、左、右、中軍及游奕共六軍,每軍千人置兩名將官。經過嚴格訓練,成為一支精銳的野戰軍。劉锜也成了南宋獨立成軍的將領,扈從保駕赴金陵(今江蘇南京)。宋紹興九年(1139年),被提升為果州(今四川南充市北)團練使、龍神衛四廂都指揮使,主管侍衛馬軍司。

      抗金名將,順昌之戰

      紹興十年(1140年)四月,劉锜奉命任東京(今河南開封)副留守。赴任途中,正值金朝金兀朮舉兵分四道向南宋大舉進犯,且又攻占開封,遂決定進軍順昌(今安徽阜陽),伺機殲滅金軍,挫敵銳氣。五月十七日,劉锜率18000名“八字軍”到順昌府時,金軍騎兵已經到達距順昌府僅300里的陳州(今河南淮陽)。順昌位于潁河下游南岸,其西北面是潁河與泉河的匯合口,地處平原,無險可守,但是它屬于交通要道,在戰略上相當重要。

      被追謚“武穆”不止有岳飛,還有他比之岳飛絲毫不差

      接二連三的急報,使順昌軍民十分驚恐。剛隨劉锜赴任來到順昌的宋軍將官也有許多人懾于金兵的兇惡氣焰,主張向江南撤退。劉锜卻主張堅守順昌,與金兵決一死戰。他一到順昌,就向順昌知府陳規了解順昌的糧食儲備情況,并親自視察城內的防御工事和城外的地形,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資料。為了堅定將士們的守城決心,他派人把潁河等水道的所有船只鑿穿并沉入河中,向廣大官兵們表示“破釜沉舟”,不留退路,只有決一死戰才是唯一的出路,又將自己的家屬安置在寺廟中,四周堆放柴草,并命令守衛的士兵:如果戰況不利,你們就放火燒死我的家屬,不要讓她們受敵人的污辱。他與順昌城共存亡的決心,使八字軍的廣大將士和隨軍家屬深受感動。

      軍人積極準備戰斗,婦女幫助磨刀劍,互相激勵:“平時人欺我八字軍,今日當為國家破賊立功。”經過6天的準備,順昌城的防御設施終于初具規模,金兵的先頭部隊也已經渡過潁河到達順昌城下,順昌保衛戰就此拉開了序幕。因為劉锜事先派人偵察過金兵的動向,在金兵的游騎到達順昌城下之前,已經在城外設好埋伏。金兵游騎一到,就被打得措手不及,并活捉千戶阿黑等兩人。劉锜從抓獲的兩個俘虜口中得知,韓常率一支金兵駐扎在離順昌30里的白沙渦。于是,連夜派兵奔襲,殲滅許多金兵。五月底,金兵大批人馬在葛王完顏褒的指揮下撲向順昌,把順昌城包圍起來。

      劉锜一面派兵固守羊馬垣(在城外接近護城河內側的地方,構筑一道矮土墻),一面下令大開城門。金兵見此情景,反而不敢上前,只在城外遠處向順昌城射箭攻擊。金兵射來的箭大都被羊馬垣擋住。劉锜指揮宋軍,利用城墻和羊馬垣為掩護,用強弓勁弩向金兵射擊。金兵在順昌城外沒有屏障遮攔,傷亡很大,不得不退卻。劉锜則趁金兵退卻的時機,派步兵出擊,把許多倉促退卻的金兵趕入潁河中淹死,殲滅了金軍數千騎兵。金兵首次攻城未能得逞,就把大營移到距離順昌20里的李村,憑借不斷增加的兵力,繼續包圍順昌。

      六月二日,是順昌被圍第四天。這天晚上,劉锜派驍騎閻充率領由五百壯士組成的敢死隊,利用雷雨來臨前的閃電之光,夜襲金營,專殺留著辮發的金兵,迫使金兵后退15里。五百壯士偷襲得手,劉锜又派出一百勇士,讓他們用竹子做成嘂(小孩玩耍的一種樂器),人手一把,作為信號,趁金兵退卻時的混亂潛入金營,待電光一閃,奮起殺敵。電光一止,就隱藏起來,不動聲息,攪得金兵大亂,整整自相殘殺了一個晚上,死尸布滿金營附近的田野。金兵遭到嚴重損失,只好一面暫時解除對順昌的包圍,一面向駐在開封的金朝元帥金兀朮求援。

      被追謚“武穆”不止有岳飛,還有他比之岳飛絲毫不差

      金兀術得知順昌失利,立即親率十萬大軍兼程而行,氣勢洶洶地向順昌城撲來。劉锜面對更加強大的敵人,決定智取。部將曹成等二人在得到劉锜面授機宜后,便率部去迎擊金兵,但未經幾個回合,二人便假裝墜馬被金兵俘獲。金主在審問時,曹成按照劉锜事先編造的話回答:“劉锜是個公子哥,平日喜歡尋歡作樂。這次要去東京任職,是因為他認為朝廷同金朝講和,貪圖享樂而來的。”金兀術根據口供判定劉锜不是將才,而是一個花花公子,很看不起他,認為這樣的將領不堪一擊,順昌城很容易攻破。

      于是,決定不帶原先準備用來攻城的重武器——鵝車炮具,率領輕兵直撲順昌城下,在城外扎營,全軍毫無戒備思想。還下令金兵第二天一早就進攻順昌城,在順昌府衙門會合吃早飯。當天夜里,順昌城西北連綿15里的金兵營中像往常一樣鼓聲震動山谷,數十萬金兵在營中終夜不得休息。兀術的帳篷中甲兵環列,燭光通明,將士都輪流在馬背上不敢睡覺,整個金營一片緊張的備戰氣氛。劉锜則以逸待勞,命令全軍好好休息。六月九日凌晨,劉锜在潁河上架好五座浮橋,引誘金兵過河會戰。

      同時,他下令悄悄在潁河上游及戰場周圍的草叢中撒放毒藥,嚴令宋軍即使渴死也不許飲潁河水,如有犯者誅族。兀術以其占絕對優勢的兵力,有恃無恐,根本沒有考慮到劉锜會設什么圈套,一清早就率軍踏著劉锜為他們準備好的浮橋來攻順昌城。由于兀朮事先中了劉锜的計謀,沒有帶來對攻城有威力的鵝車炮具,在順昌城的重疊防守和強弓勁弩面前無可奈何,對順昌東、西兩門的進攻都被宋兵擊退。劉锜在早晨天氣涼爽時卻按兵不動,讓將士們在羊馬垣下吃飯休息。當時正是驕陽似火的六月天氣,早晨過后,天氣逐漸炎熱。

      金兵在七天之內趕了1200里路,連日來晝夜不解甲,人馬都未得到休息,早晨又都沒有吃飯,經逐漸升高的烈日曝曬,又饑又渴的士兵們不得不去喝潁河的水,讓戰馬去吃水草,結果都中了毒。快到中午時分,劉锜看到金兵已經精疲力竭,戰斗力大大降低,忽派數百人開西門出戰,以襲擾金兵。過了一會兒,又以數千精兵開南門,直撲金兀朮大營。出南門的數千精兵都拿著銳斧。劉锜告訴他們不必吶喊,盡管用大刀砍殺。激戰中,將士人人奮勇爭先,統制官趙樽、韓直身中數箭,仍然不肯退下。士卒們殺入敵陣,殊死搏斗,刀斧亂下。

      兀術身穿白色戰袍,騎在用鐵甲武裝起來的戰馬上,率領3000親兵督戰。這些親兵都頭戴鐵盔,滿身重鎧,稱為“鐵浮屠”。作戰時,三人為一組,用皮索連在一起,每進一步,就用“拒馬”(一種木架上插著長槍的防守器具)頂在后頭,只能前進,不能退卻,所以在戰斗中都拼死向前,銳不可當。劉锜率領的八字軍卻針對兀術這支親兵行動不便的弱點,先用長槍挑掉他們頭上戴的鐵盔鐵罩,然后用利斧砍他們的手臂和腦袋。在戰斗最激烈時,兀術又指揮被稱為“拐子馬”的鐵甲輕騎兵,分左右兩翼向宋軍沖殺過來。

      在以往的戰斗中,這種“拐子馬”都同“鐵浮屠”相配合。“鐵浮屠”的重鎧騎兵正面沖擊,“拐子馬”則在戰斗最激烈時從左右兩翼快速包抄,自對宋軍作戰以來,所向披靡,稱為“常勝軍”。為了對付“拐子馬”,劉锜讓出戰將士每人帶一把大刀、一個裝滿豆子的竹筒。當“拐子馬”出現時,就亂拋竹筒,把竹筒里的豆子撒滿戰場。“拐子馬”騎兵的馬匹到這時已經都餓了,一見滿地的豆子,只顧低頭吃豆,遍地竹筒也限制了馬匹的行動。宋兵則用大刀專砍馬腿。馬一倒,金軍的騎兵也就束手就擒了。這場激烈的戰斗,從午前一直持續到午后三四時,金兵中一向無敵的“拐子馬”遭到了被殲的命運,棄尸斃馬,血肉枕戟,車騎器甲,積如山阜。

      被追謚“武穆”不止有岳飛,還有他比之岳飛絲毫不差

      兀朮見損失慘重,不得不暫時退卻。在金兵暫時退卻時,劉锜根據宋軍兵力少、沒有后備力量的情況,沒有讓疲勞的將士連續作戰,而是利用這個時機,一面在城上繼續鳴鼓不絕,擺出繼續出擊的姿態,一面用“拒馬”筑起臨時防線,讓將士們稍事休息、吃飯。金兵因為摸不清宋軍的意圖,不敢重新靠近宋軍。劉锜等將士都吃飽了飯,下令撤除“拒馬”,指揮宋軍重新殺入敵陣。已經遭受沉重打擊而又饑又渴的金兵,被經過休整用飯、力氣倍增的宋軍殺得丟盔棄甲,人仰馬翻,狼狽潰退。

      五千名八字軍將士在劉锜的指揮下,英勇奮戰,獲得了以少勝多的重大勝利。激烈的戰斗結束后,兀朮把大營移至順昌城西,掘壕自守,準備長期圍困順昌。當晚正好下起大雨,順昌城周圍低洼地帶積水數尺。劉锜就利用金朝騎兵在泥濘雨天無法行動的機會,不斷派兵在夜間前去劫營,攪得金兵不得安寧。這時,南宋朝廷內部的秦檜串通了宋高宗,給劉锜下達了立即班師回朝的叛賣性詔令。

      劉锜壓下詔令拒不執行,繼續不斷地襲擊金兵。兀朮在順昌城下無法立足,終于在六月十二日用竹筏架起浮橋渡過河,率軍撤退。劉锜又乘勢追擊,殲滅一萬多金兵。兀術在這次戰役中,力量損失了十之七八,被迫龜縮到開封。這場歷時半月的順昌之戰,以金兵的徹底失敗而告終。經此一戰,劉锜的威名也在全軍中傳開。順昌之戰是劉锜一生中最光輝的功績,在南宋抗金史上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抑郁而終,英雄遲暮

      隨著劉琦赫赫戰功的建立,其扶搖直上的地位讓一些奸臣變得擔憂起來,而秦檜就是這群人中的一個代表,于是,劉琦后來就遭到秦檜等人的處處排擠,他因此被削軍權,貶為平民。但是仕途坎坷的劉將軍并未因此而頹廢,他到任后,為了百姓依然任勞任怨,因此受到了當時眾多百姓的愛戴。

      被追謚“武穆”不止有岳飛,還有他比之岳飛絲毫不差

      后來在劉琦最負盛名的時候,瀟灑隱退,對紛繁復雜的官途再無留戀,甘心過著隱退的清貧生活,在遭人看不起之時曾做過一篇詞感慨人世浮沉,造化弄人的無奈。

      最后,劉琦在后來眼看奸臣弄權,家國將破又無可奈何之時,因積怨憤恨,最后抑郁而終,一代英雄就這樣沒落。

      紹興三十二年,即公元1162年,在憂憤成疾中劉锜吐血身亡,后被宋廷謚為“武穆”,與岳武穆一樣尊貴榮耀,可惜相較耳熟能詳的岳飛,后人知道劉锜的事跡卻少而又少。

      可以最后一代抗金名將,卻是抑郁而終,由此也可以看到,當時宋朝的奸臣當道,滅亡已是注定。對此你有何不同看法?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欧美成年性色生活片毛片-亚洲图片专区欧美另类图片-日本高清不卡码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