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qrur"></output>
      <rp id="5qrur"></rp>
      <b id="5qrur"></b>

    1. <rt id="5qrur"></rt>
      張蒼水

      張蒼水

      (南明儒將、詩人,著名抗清英雄)
      本名:
      張煌言
      別稱:
      張玄著,張蒼水
      所處時代:
      明朝
      人物簡介:

      張煌言(1620年—1664年),字玄著,號蒼水,鄞縣(今浙江寧波)人,漢族,南明儒將、詩人,著名抗清英雄。崇禎時舉人,官至南明兵部尚書。1645年(清順治元年、明弘光元年)南京失守后,與錢肅樂等起兵抗清。后奉魯王,聯絡十三家農民軍,并與鄭成功配合,親率部隊連下安徽二十余城,堅持抗清斗爭近二十年。

      1664年(康熙三年),隨著永歷帝、監國魯王、鄭成功等人相繼死去,張煌言見大勢已去,于南田的懸嶴島解散義軍,隱居不出。是年被俘,后遭殺害,就義前,賦《絕命詩》一首。謚號忠烈。

      其詩文多是在戰斗生涯里寫成,質樸悲壯,表現出作家憂國憂民的愛國熱情,有《張蒼水集》行世。張煌言與岳飛、于謙并稱“西湖三杰”。 

      清國史館為其立傳,《明史》有傳。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追謚忠烈,入祀忠義祠,收入《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

      張蒼水參與事件/話題
      本名
      張煌言
      別稱
      張玄著,張蒼水
      所處時代
      明朝
      民族族群
      漢族
      出生地
      浙江鄞縣
      出生時間
      1620年
      去世時間
      1664年
      主要作品
      《張蒼水集》、《北征錄》、《探微吟》
      主要成就
      擁立魯王朱以海監國
      官職
      兵部尚書
      謚號
      忠烈

      人物生平

      早年時期

      1620年(明萬歷四十八年)七月八日,張煌言出身于一個官僚家庭,西元父張圭章,1624年(明天啟四年)舉人,曾任山西鹽運司判官,官至刑部員外郎。母趙氏,于張煌言十二歲時病卒,故一直跟隨在父親身邊長大。 張煌言少年時期就胸懷大志,為人慷慨并且喜愛討論兵法之道。

      1636年(明崇禎九年),張煌言十六歲參加縣試,并考察騎射,張煌言射三箭皆中靶,與他一起應試的人沒有不驚嘆的。

      1642年(明崇禎十五年),張煌言考中舉人。當時,李自成領導的農民起義烽火已燃遍全國,明朝的統治岌岌可危,于是朝廷開始重視培養文武兼備的人材,張煌言雖考文舉,但仍須加試一些戰事急需的武備科目。在考試時,朝廷“以兵事急”,令考生“兼試射”,而張煌言竟“三發皆中”,使在場者十分驚服。加之他平日留心時局,“慷慨好論兵事”, 故周圍的人們對他更加敬重。

      南下拒敵

      1645年(清順治元年、明弘光元年),清軍大舉南下,連破揚州、南京、嘉定、杭州等城。寧波城中文武官員有的倉惶出逃,有的策劃獻城投降。二十五歲的張煌言,挺身而出,投筆從戎。當時,刑部員外郎錢肅樂等率眾集會于府城隍廟,張煌言毅然參加,倡議勤王,集師舉義。并奉表到天臺請魯王朱以海北上監國。 授翰林修撰。 后清軍破錢塘,隨魯王逃至浙閩沿海,入據舟山。

      1646年(清順治三年、明隆武元年)五月,大清征南大將軍貝勒博洛乘虛突破錢塘江,紹興、杭州、義烏、金華等城相繼失守,南明宗室樂安郡王、楚親王、晉平郡王在金華殉國。魯王則在石浦守將張名振護衛下自臺州出海到達舟山,張煌言隨即趕回鄞縣故里,與老父、繼母、妻兒子女訣別,追隨魯王一行至舟山。但舟山總兵、隆武帝所封肅虜侯黃斌卿卻拒絕接納,魯王只得逃往福建長垣。不久,魯王去廈門,張名振留舟山待機。張煌言與張名振待局勢稍定后,重返浙東與舟山地區,組織招募義軍。而張煌言被魯王加授右僉都御史之官職。 

      1647年(清順治四年、明永歷元年),清蘇松提督吳勝兆欲在蘇州反正,起事前聯絡定西侯張名振支持。張煌言勸張名振援吳勝兆,張名振遂命張煌言為監軍,徐孚遠副之。于四月初六自岑江(即舟山岑港)出發。不料四月十三日在崇明島外遇風暴而大敗。總督浙直水師戶部左侍郎沈廷揚、總兵蔡聰(黃斌卿之妻舅)等將領十余人上岸后被清軍俘獲,于七月初三就義。而張煌言也因颶風吹翻船舶,陷入清軍之手七天,找到機會逃出到了海上。在途經黃巖時,又被追趕的清軍包圍并以箭射之,張煌言率領數騎突出包圍,自此他更加努力練習騎射。并在浙東招募集結義軍于上虞縣平岡寨屯田拒守。其時,當地的多個山寨經常劫掠民眾,唯獨張煌言與王翊讓他們的部下不要擾民,深得民眾擁護。

      1651年(清順治八年、明永歷五年)七月,清將張天祿出崇安分水關,馬進寶出臺州海門,閩浙總督陳錦全軍出定海,分路進攻舟山。張名振、張煌言等奉魯王入海出兵吳淞,牽制清軍主力。大學士張肯堂、安洋將軍劉世勛、蕩北伯阮進、左都督張名揚等留守。此役舟山軍民死難者達18000人,合葬定海城北龍峰山下。事后,清將自承:“我軍南下,江陰、涇縣、舟山三城,最不易攻。”

      1653年(清順治十年、明永歷七年)八月,張名振和監軍兵部侍郎張煌言帶領五六百艘戰船向北進發,來到長江口的崇明一帶沙洲。崇明城中的清軍兵力有限,不敢出戰,被圍長達八個月。明軍以崇明和附近沙洲為基地,如清方一分檔案中所說:“筑圩耕種,近城十里之外,賊眾充斥。百姓菜色相望,饑饉難支。為我用者懨懨待斃,為賊用者欣欣向榮。”“崇明產米之鄉皆在平洋山前東、西阜沙,今被賊踞。” 

      1654年(清順治十一年、明永歷八年),張軍三次進入長江作戰,這就是有名的三入長江之役。 

      聯鄭抗清

      1655年(清順治十二年、明永歷九年),張名振與張煌言合兵三入長江,抵燕子磯,因兵力單弱,無功而返;乃會同鄭成功部甘輝、陳六御等收復舟山,張名振縞素入城,遍覓母尸,哀動三軍。歲末,張名振猝死。死前曾言:“吾于君母恩俱未報,若母尸不獲,毋收吾骸。”言畢起坐,擊床而逝,死不瞑目,猶凜凜有生氣。后葬于普陀勾山南岙村。張名振原本遺囑由張煌言統領其軍,而鄭成功卻下令由陳六御接掌。次年清軍再度占領舟山,陳六御陣亡,在將士的推戴下張煌言成為原魯監國系統軍隊的主要領袖,繼續同鄭成功聯合作戰。

      1658年(清順治十五年、明永歷十二年),永歷帝封鄭成功為延平郡王,張煌言為兵部左侍郎。同年清軍進犯云貴,鄭成功、張煌言進軍浙江,攻克樂清、寧海等地,在羊山遇臺風,損失巨艦百余艘,漂沒戰士八千余人,被迫撤回廈門。

      1659年(清順治十六年、明永歷十三年),張煌言與鄭成功一起,為牽制大舉向云貴地區進攻的清軍,再次率義軍入長江作戰。先是,義軍抵達并占領崇明。張煌言對鄭成功建議說:“崇明,江、海門戶”,宜先將義軍“定營于此”,稍事休整,務使義軍“進退有所據”。但鄭成功未聽從。當時,駐防長江的清軍,在瓜洲金、焦二山間橫上攔江鐵索(俗稱“滾江龍”),且在沿江兩岸遍置西洋大炮,防守頗為堅固。張煌言卻率義軍乘十七條船機警巧妙地破壞了江防防線,在后援的鄭軍配合下,“翦江而渡”,于六月一舉攻占瓜洲。攻克瓜洲后,張煌言又向鄭成功建議全力攻取鎮江,然鄭成功顧慮駐守江寧(南京)的清軍將趕往支援。張煌言則主張可先派一支舟師水軍,佯攻直搗江寧北門,即觀音門,這樣“南京清軍自不暇出援”。同時,他還提議這支水軍應溯江而上,前往蕪湖一帶活動,以防阻江楚方面清軍的來援。鄭成功采納了意見,并命他向南京方向進攻。此時,張煌言所率義軍將屬人數不滿一萬,渡江之舟不滿百艘,仍毅然率軍西行。不久,張煌言攻克儀真,并進軍六合,沿途受到沿江民眾的熱烈歡迎,“儀征吏民赍版圖迎降五十里外”。 當得悉鄭成功攻克鎮江后,張煌言又致信鄭成功,言及當“先撫定夾江郡縣”后,再從陸路進軍,直取南京,但鄭成功未采納他的建議,“竟從水道進”。 致使有利戰機瞬間喪失,而南京清軍得以喘息并獲后援而鞏固城防。 

      六月二十八日,張煌言軍直抵南京觀音門外江面,停留兩日仍不見鄭軍的到來,只得派遣別的將領率輕舟數十艘的水軍,“直(西)上攻蕪湖”,他自己則率軍駐扎在浦口。待鄭成功率“水師”到達后,張煌言又于七月七日趕到蕪湖,在此,他“部勒諸軍”,將義軍兵分四路,分道攻城略地,且在沿途“移檄諸郡縣”,張貼文告。許多故明降清的舊官吏,見到文告,紛紛倒戈,“于是太平、寧國、池州、徽州、廣德及諸屬縣皆請降”,使義軍很快便收復了四府、三州、二十四縣,城池近三十座。義軍紀律嚴明,所過之處,對民眾百姓“秋毫無犯”。張煌言每“經郡縣,入謁孔子廟,坐明倫堂,進長吏,考察黜陟,略如巡按行部故事,遠近響應”。致使出現“父老爭出持牛酒犒師,扶杖炷香,望見衣冠,涕淚交下,以為十五年來所未見”的空前盛況。 而“瀕江小艇,載果蓏來貿易者如織”, 給義軍很大支持與鼓舞。可是,這一大好形勢,卻因鄭成功率軍攻打南京城的失利,而很快急轉直下。正當張煌言收復徽州時,聞鄭成功在南京城下兵敗之事,于是“還蕪湖收兵,冀聯合瓜洲、鎮江(義)軍為守計”,期待有利時機,再作他圖。不久,張煌言又得到鄭成功軍已放棄瓜洲、鎮江等地,而退回海上的消息,致使張煌言所率義軍處于進退維谷、腹背受敵的危險處境,很快遭致潰敗。 

      此際,清兩江總督郎廷佐一方面調遣水軍切斷張煌言義軍東退的水路,另一方面又寫信向張煌言勸降。張煌言對招降書“拒不應”,同時,為擺脫困境,又率“余兵道繁昌,謀入鄱陽湖”,向江西發展。當義軍船隊進抵銅陵時,卻與湖廣來援的大批清軍水師遭遇,與之激戰而敗退。最后,張煌言“撫殘兵僅數百,退次無為,焚舟登陸”。又從陸路自桐城,取道霍山、英山,到達東溪嶺時,適逢清軍“追騎至,從者盡散”。張煌言好不容易才突圍而出,只得“變服夜行,至高滸埠,有父老識之,匿于家數日,導使出間道,渡江走建德、祁門亂山間”。此時張煌言身染瘧疾發作,幾不能行,但他仍不顧病痛,奮力疾行。到達休寧后,“得舟下嚴州”。登岸后,又復行山路,途經浙江的東陽、義烏“至天臺達海”。歷盡千難萬險,兵敗后繞道潛行二千余里,九死一生,終于回到了浙江沿海地區。此后,他“收集舊部”,準備東山再起。鄭成功得到張煌言生還的消息后,也將自己的部分兵力撥歸他統轄,致使義軍稍有壯大。張煌言將義軍屯駐長亭鄉,“筑塘捍潮,辟田以贍軍”需軍餉。同時,張煌言又派遣使者向桂王稟告自己兵敗的消息。桂王得悉后,在敕書中表示安撫慰問的同時,又給他“加兵部尚書”的職銜。 

      遭遇低潮

      1661年(清順治十八年、明永歷十五年)清廷為了肅清東南沿海地區的抗清勢力,頒布了“遷海令”,“廷議徙海上居民”,以斷絕對義軍的糧餉“接濟”。義軍“無所得餉”,只得“開屯南田自給”。當鄭成功率軍東征,從荷蘭殖民者手中收復臺灣時,張煌言不理解此舉的重大戰略意義與價值,曾寫信給鄭成功,“移書阻之”。不久,清軍直下云南,終使南明永歷政權覆亡。逢此危急之際,張煌言“遣其客羅綸入臺灣”,催促鄭成功出兵閩南,一方面支持東南沿海人民反對“遷海令”的斗爭,另一方面也可牽制清軍,以解永歷政權之危,但鄭成功“以臺灣方定,不能行”為由,加以拒絕。于是,張煌言只得又遣使者到湖北的鄖陽山中,去說服“十三家兵”出戰,“十三家兵”原為李自成起義軍的余部,由郝永忠、劉體純等部將率領,他們以夔東茅麓山為根據地,堅持抗清斗爭。張煌言要“十三家兵”出征,“使之擾湖廣”清軍,牽制敵人,“以緩云南”,挽救永歷政權即將覆亡的軍事危局,但“十三家兵”終因兵力“衰疲”,加之勢單力薄,而未能出戰。 

      1662年(清康熙元年、明永歷十六年),張煌言又將義軍移駐沙堤。其時,鄭成功收復臺灣后,建立鄭氏政權。而魯王則身居金門,故鄭成功對其衣食供奉“禮數日薄”。張煌言雖對魯王仍忠心不貳,且“歲時供億”不絕,但又“慮成功疑”,故“十年不敢入謁”魯王。待到張煌言“及聞桂王敗亡”后,便“上啟魯王,將奉以號召”。但沒有得到鄭成功的支持。五月,鄭成功突然病逝于臺灣,致使抗清斗爭形勢更為嚴峻。張煌言則轉戰于寧海臨門村一帶。這時,清廷浙江總督趙廷臣趁張煌言義軍處境艱難之際,再次寫信招降,張煌言不為所動,并回信拒絕。十一月,魯王薨于金門。于是,張煌言只得轉戰于寧海縣臨門村一帶。還師臨門,更使張煌言感慨萬千。這時,清廷浙江總督趙廷臣乘張煌言義軍處境艱難之際,再次寫信招降,張煌言不為所動,并回信拒絕。義軍此時雖多次奮戰,然孤懸海上,被迫孤軍作戰,日漸勢單力薄。為此有人提議將義軍隊伍拉上雞籠島駐扎,張煌言認為此議不可行,雞籠小島,四面環海,易攻難守,若遭致清軍突襲有全軍覆沒的危險。 

      身后榮辱

      1664年(康熙三年)六月,張煌言見復明無望,在南田的懸嶴島解散義軍,隱居海島不出。夏天,清軍通過叛徒找到張煌言隱居地,夜半渡島,張煌言被執。農歷七月十七日至寧波,九月初七日,張煌言被清軍殺害于杭州弼教坊。當他赴刑場時,大義凜然,面無懼色,抬頭舉目望見吳山,嘆息說:“大好江山,可惜淪于腥膻!”就義前,賦《絕命詩》一首。臨刑時,他“坐而受刃”,拒絕跪而受戮。監斬官見楊冠玉年幼,有心為他開脫。楊冠玉卻斷然拒絕道:“張公為國,死于忠;我愿為張公,死于義。要殺便殺,不必多言。”言罷跪在張煌言面前引頸受刑,時年僅四十五歲。

      張煌言死后由鄞縣萬斯大等人與和尚超直收尸,并由張煌言外甥朱湘玉到總督衙門買回首級殯斂,并遵照他在《入武林》詩品所表示的愿望,把他葬于杭州南屏山北麓荔枝峰下,成為與岳飛、于謙一同埋葬在杭州的第三位英雄,后人稱之為“西湖三杰”。生前的友人葉振名登越王嶺遙祭忠魂,撰祭文將張煌言與羅綸二人并稱為“張司馬二客”。清國史館為其立傳,《明史》有傳。

      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清高宗命錄前朝“殉節諸臣”,并加以褒謚和祭祀。收入《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清廷對張煌言加謚“忠烈”,且將其牌位入“祀忠義祠”,得享定期供祭。

      主要成就

      擁立南明

      1645年(清順治二年、明弘光元年)之后,張煌言先是跟錢肅樂率領義軍,馳騁寧紹,轉戰浙東打擊清軍。以后又與鄭成功所率的軍隊在天臺會師。 魯王到達紹興,開始主持浙東反清事宜,26歲的張煌言以賜進士出身的身份,先后任翰林院編修、兵科給事中等職。

      此時,福建的鄭氏地方勢力也奉唐王朱聿鍵在福州建立另一個小朝廷,建號“隆武”。于是,在東南沿海便有了兩個并立的小朝廷,這就決定了抗清力量無法統一、合作,反形成互相牽制、抵消的局面。 

      三入長江

      1647年(清順治四年、明永歷元年)四月,任職左都御史的張煌言奉魯王命監張名振軍,他率戰艦浮海至崇明,一度登陸,但不幸為颶風所襲失敗,全軍覆沒,自己也被俘后逃出,這是他首次指揮義軍作戰。1648年(清順治五年,永歷二年),張煌言參加義軍恢復寧波失敗,便率軍至上虞縣平岡結寨固守,并一度聯合其他義軍對清軍發動進攻,焚上虞、破新昌,逐漸成為浙東人民抗清的一面旗幟。1651年(清順治八年,永歷五年),義軍擁奉魯王在舟山重建行在,八月,魯王封張煌言為兵部左侍郎。總督軍務的張名振和張煌言奉魯王率大軍從海上進攻崇明,獲初勝,但根據地舟山卻因防守空虛,被清軍襲破,二張匆匆回軍,已回天乏力,只能保護魯王撤至福建,已向云南永歷帝稱臣并承認永歷帝為正統的鄭成功,將魯王安置于金門島。張煌言主動與鄭成功交好,兩位抗清戰士結下深厚友誼。 

      1653年(清順治十年,永歷七年),張煌言隨張名振又一次攻入崇明,第二年正月,二張率大軍溯長江西上,軍容嚴整,震動大江兩岸,一度揚威鎮江金山,因湖湘各處的永歷帝軍隊發生變故,二張無法前進,只能拚死突破敵人長江防線退回崇明。四月,二張聽說清軍據守的南京空虛,遂又率軍西上,鄭成功亦助兵2萬,這一次西征又因為軍事上失利,被迫退回已光復的舟山島,張煌言隨后又到達閩北秦川島駐兵。

      1658年(清順治十五年,永歷十二年),永歷帝派使臣到達福建廈門,封鄭成功為延平郡王、招討大將軍,張煌言為東閣大學士兼兵部尚書,負責浙江軍事。不久,兩位抗清英雄聯手上演了一場在抗清斗爭中足以彪炳千秋的壯烈史劇。 

      攻打南京

      1659年(清順治十六年,永歷十三年)五月,鄭成功率水陸大軍17萬人,在舟山會合了張煌言所部6000人,自崇明口入長江,開始了向清軍的進攻。在這場戰役中,張煌言表現了他卓越的軍事、政治才能。 

      還在大軍剛到長江口時,張煌言就建議鄭成功先占領崇明全島作為后方根本。這是他多次進長江的經驗,可惜鄭成功未采納,鄭氏主張全軍西。六月十七日,張煌言攻入瓜洲,在軍事會議上,他建議大軍先取鎮江,自己率水軍進攻南京觀音門,掩護鄭成功在鎮江城下的軍事行動。是月,張煌言部西上,儀征、六合的清軍如驚弓之鳥,而廣大人民則熱烈擁戴張煌言的大軍。義軍到達觀音門江面,企盼鄭成功從陸上會師進攻南京。時據守南京的清江南總督郎廷佐因城內實力不濟,異常恐慌。 

      但鄭成功不懂得兵貴神速的道理,而是依舊坐船慣慢地西上。張煌言在南京江面空等了兩天,不見大軍到來。此時,清軍乘機加強了南京的防務,他們偵知張煌言孤軍在浦口,想趁鄭成功大軍未到時擊破張煌言軍,入夜,清軍80艘快船偷襲張煌言水軍,兩軍接戰,義軍奮勇殺敵,打敗清軍,第二天凌晨,7名義軍戰士還克復了江浦城。 

      克復蕪湖

      1659年(清順治十六年,永歷十三年)七月初七日張煌言收復蕪湖,遂即于該城駐節,并分四路軍攻取溧陽至廣德、池州、和州、寧國,并以鄭成功名義發布檄告,號召各地“歸正反邪,端在今日”,“先機者有不次之賞,后至者有不測之誅”。一時皖南、蘇南大為震動。 

      此時,張煌言派往各地的軍隊進展十分順利,旬月之間,連克皖南的太平、寧國、池州、徽州、無為、和州及蘇南的高淳、溧陽、溧水等城池,共計四府、三州、二十四縣,部下水陸大軍發展到數萬人,湘贛魯豫亦為之震動,忠勇之士紛紛輸款欲投效力,這是張煌言抗清事業的輝煌頂點。而清廷也開始慌張起來,除征調大軍南下鎮壓以外,順治皇帝也開始籌劃是否要“御駕親征”。不幸,此時鄭成功的大軍卻在南京城下戰敗,使鄭成功、張煌言共同創造的大好抗清局面功敗垂成。 

      鄭成功大軍一撤,張煌言孤軍懸于蕪湖一帶,使得清軍能夠集中力量回過頭來對付他。1661年(清順治十八年,永歷十五年)三月,張煌言率兵進入閩北的沙埕,打算與鄭成功再度會師。但是鄭成功的主力全力收復臺灣。 

      歷史評價

      “當鼎革之際,勝國遣臣舉兵圖興復,時勢既去,不可為而為,蓋鮮有濟者。徒以忠義郁結,深入於人心,陵谷可得更,精誠不可得沫。煌言勢窮兵散,終不肯為逭死之計。”清史稿》評) 

      “自丙戌至甲辰,蓋十九年矣,煌言死而明亡。”佚名著《兵部左侍郎張公傳》評) 

      在南明歷史上,最杰出的政治家有兩位,一位是堵胤錫,另一位是張煌言。堵胤錫在永歷朝廷中一直遭到何騰蛟、瞿式耜等人的排擠,無法展布他的雄才大略,終于赍志以歿;張煌言偏處浙江、福建海隅,得不到實力派鄭成功的支持,空懷報國之志。歷史上常說“何代無才”,治世不能“借才于異代”,就南明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在史書上,人們習慣于把史可法、何騰蛟、瞿式耜列為南明最堪稱贊的政治家,其實,他們不過是二、三流的人物,就政治眼光和魄力而言根本不能同堵胤錫、張煌言相提并論。 (顧城評價)

      “張蒼水的級別是南明兵部尚書,相當于現在的國防部部長,他不像岳飛,祭禮是不能按皇家規格來辦,不能戴黃巾,由他的官階品級決定。”丁云川評價) 


      其一:廿年橫海漢將軍,大業蹉跎怨北征。一笑素車東浙路,英雄豈獨鄭延平!其二:起兵慷慨扶宗國,豈獨捐軀為故王?二百年來遺恨在,珠申余孽尚披猖。其三:北望中原涕淚多,胡塵慘淡漢山河。盲風晦雨凄其夜,起讀先生正氣歌。(柳亞子《題張蒼水集三首》) 

      挺身赴難,舍己為國,雖困猶斗,九死未悔者。這些人當形勢極其嚴峻,國家、民族、人民面臨危難之際,挺身而出,以天下為己任,主動承擔責任。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他們唯一考慮的是國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堅持正義,反對邪惡,甘灑熱血,不惜犧牲個人一切。所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敢同兇敵斗爭到底,赴湯蹈火,困而不餒,危而不怯,視死如歸,舍生取義。(張玉興評價) 

      個人著作

      文著

      張煌言一生僅活了四十五歲,其詩文著述甚豐,張煌言行書《詩稿》,詩寫於明亡之后后人收輯整理名《張蒼水集》。但此文集在清朝一直被列為禁書,故僅有傳抄稿本。直至1901年時,始有國學大師章炳麟將其排印(二卷本),附《北征錄》一卷問世。1909年,又有國學保存會的排印本十二卷,補遺一卷,附錄八卷出版。別有《四明叢書》本九卷,附錄八卷傳世。1959年,由中華書局對文集的詩文重加整理、校勘后,將《張蒼水集》分為四編,包括《冰槎集》、《奇零草》、《采薇吟》及《北征錄》;又,附錄一卷,載有年譜、傳略、序跋等。

      張煌言詩文多是在戰斗生涯里寫成。其詩質樸悲壯,充分表現出作家憂國憂民的愛國熱情。《滃州行》、《閩南行》、《島居八首》、《冬懷八首》等詩抒情言志,表現艱苦卓絕的戰斗生活。尤其是《甲辰八月辭故里》2首及《放歌》、《絕命詩》,寫于就義之前,飽含血淚,是傳世之作。亦能文,較著名的有《北征錄》、《上延平王書》、《奇零草序》等。

      詩詞

        《放歌》 

        《憶西湖》 

        《被執過故里》 

        《書懷》 

        《野人餉菊有感》 

        《哭定西侯墓》 

        《聞孤鳥有作》 

        《甲辰七月十七日被執進定海關》 

        《入武林》 

        《甲辰八月辭故里》 

        《無題二首》 

        《辛丑秋虜遷閩浙沿海居民,壬寅春余艤棹海濱,春燕來巢于舟,有感于作》 

        《柳梢青》 

        《滿江紅·懷岳忠武》 

        《滿江紅·示同難賓從羅子慕于武陵獄邸》 

      家族成員

      父母

      父親:張圭章

      母親:趙氏

      妻子

      董氏,死于獄中。

      兒子

      張萬祺,于鎮江遇害。 

      紀念場所

      墓碑

      張煌言墓位于西湖南岸、南屏山北麓荔枝峰下,在南屏山荔枝峰下,與章太炎墓毗鄰。墓用磚砌成園形,墓碑文“故明勤蒼水張公墓”。墓兩側分別為與他同時被捕殉難的揚冠玉和羅子木墓。墓左前方還有張蒼水祠。祠堂是一座白墻黑瓦的仿明建筑,正廳有張蒼水先生像,高三米,四壁墻上掛有八幅壁畫,追述了張蒼水從少年到就義的悲壯一生。 

      張煌言于明永歷十八年(1664年)在南田懸岙島(今象山縣)被捕,同年九月初七遇害于杭州弼教坊,遺體收于今址。墓建成后屢經修繕,于1966年底毀,1983年按1920年重修時舊貌修復。墓坐南朝北,三墓成品字形布列,張煌言墓居中,西側為參軍羅子木墓,東側為侍童楊冠玉及舟子墓。三墓皆圓形拱頂,墓壁清水磚砌,上封土植草。張氏墓直徑5.20米,高2.45米,乾隆四十一年,賜謚張煌言為“忠烈”。前立“皇清賜謚忠烈明兵部尚書蒼水張公之墓”碑一方。羅氏墓直徑3.07米,高0.92米,前豎“故明參軍溧陽羅子木墓”碑一方。楊氏及舟子墓直徑3米,高0.97米,前立“故明張公侍者楊冠玉及舟子墓”碑一方。前有神道,通長5.14米,中部豎八十年代整修時新建青石牌坊,兩側分立七組石象生,系明代遺物。墓區東側有1992年新建“張蒼水先生祠”。 

      故居

      張煌言的故居在寧波,人們為紀念他,在縣學街建起了“錢(肅樂)張(煌言)二公祠”(今已廢);1936年改建貢院橋一帶馬路時,命名張煌言故居所臨、與中山東路并行的一條街為“蒼水街”。街的西段,有一幢古樸的舊房,是張煌言當年的故居(書房),現被列為文物保護單位。1998年,該地辟建中山廣場,但張煌言的故居仍妥為保存,作為三個景點供后人瞻仰。

      紀念館

      張蒼水紀念館位于蒼水街194號,中山廣場內,館內陳列了根據張蒼水史事創作的連環畫、張蒼水文集和一些研究張蒼水的資料。 

      史籍記載

      《清史稿·卷二百二十四·列傳十一》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欧美成年性色生活片毛片-亚洲图片专区欧美另类图片-日本高清不卡码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