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qrur"></output>
      <rp id="5qrur"></rp>
      <b id="5qrur"></b>

    1. <rt id="5qrur"></rt>
      謝弘微

      謝弘微

      (南朝宋文帝時大臣)
      中文名:
      謝弘微
      別名:
      微子
      國籍:
      東晉 南朝宋
      人物簡介:

      謝密(391-433),字弘微,南朝宋文帝時大臣,晉西中郎謝萬之曾孫、尚書左仆射謝景仁從子也。祖謝韶,車騎司馬。父謝思,武昌太守。

      南北朝名人推薦
      中文名
      謝弘微
      別名
      微子
      國籍
      東晉 南朝宋
      民族
      漢族
      出生地
      建康
      出生日期
      391
      逝世日期
      433
      職業
      侍中 劉義隆五臣之一
      信仰
      佛教
      主要成就
      道德高尚的世族名流代表
      爵位
      建昌縣侯

      人物生平

      芝蘭玉樹

      謝弘微少年成為孤兒,十歲的時候,過繼給了堂叔謝峻,他的名字犯了所過繼家中的忌諱,所以以字行世。童年時代精神端莊謹慎,時機適當才開口說話。過繼后的叔叔謝混很有名氣,見到他后認為他很不平凡,對謝思說:“這孩子內心廉正機敏,將成為優秀人材,有這樣一個兒子也就足夠了。”謝峻是司空謝琰的兒子,和謝弘微是較遠的親屬,為中表親戚,素不相識,隨意承接,都和禮法相合。

      謝弘微事奉兄長如同父親,極其友愛和睦,全社會都比不上。口中不說別人的短處,看到哥哥謝曜好褒貶人物,每當聽到的時候,常常就用其他的話來打亂他。歷任中庶子,位居侍中。他志在做一個平常的官員,害怕和忌諱握權得寵,堅持辭讓不接受,于是便聽憑他辭去中庶子的職務。每次進諫和言事,必定要燒掉手寫的草稿,人們都不知道。皇上因為謝弘微善于做美食,常常去他那里求飯吃,謝弘微和親友一起制做。等進獻上去以后,親友問他皇上吃得怎樣,謝弘微不回答,另外用其他的話來應酬他們,當時的人把他比作漢代的孔光。

      甘愿清貧


      義熙初年,他世襲爵位為建昌縣侯。謝弘微家一向貧窮節儉,而過繼的家中富足,謝弘微只接受了幾千卷書和官吏數人,其他遺產俸祿,全不過問。謝混聽說后十分驚嘆,對封國的郎中令漆凱之說:“建昌封國的俸祿本來應該和北舍共同擁有,國侯既然不在意,現在可以照常規分送。”謝弘微難以違背謝混的話,才稍有變化。北舍,是指謝弘微的本家。

      謝弘微生活清廉簡約,器物衣服都不華麗,而飲食滋味卻極其豐美。他的哥哥謝曜歷任御史中丞,彭城王劉義康驃騎長史,死在任上。謝弘微哀痛超過禮法,喪服雖然除去卻仍不吃魚肉。和尚釋慧琳曾經和他一起吃飯,見他還是只吃蔬菜和素食,對他說:“施主平時就多疾病,除去喪服仍然不恢復膳食。如果因為無益的事情而傷了身子,難道就合乎您所希望的情理嗎?”謝弘微說:“衣服帽子的變化,禮數不能越過,而在心中的哀痛,實在難以停止。”于是中止了吃飯,嘆息不能自制。

      烏衣之游

      謝混風格高峻,接交的人很少,只和同族兄弟的兒子謝靈運、謝瞻、謝晦、謝曜、謝弘微以文學互相欣賞聚會,常常共同宴飲相處,住在烏衣巷,所以稱為烏衣之游。也就是謝混詩中所說的“昔為烏衣游,戚戚皆親姓”。此外即使是享譽當時的上流人物,也不敢到門上去。謝瞻富有才華、能言善辯,謝弘微常常用簡要的話說服他,謝混特別敬重和珍視,稱他作微子。對謝瞻等說:“你們幾個人雖然才高善辯,卻未必都合眾人心意,要論領略會意機敏鑒賞、語言簡明道理精妙,則應當和我共同推贊微子。”他常說:“阿遠剛強浮躁仗氣自負,阿客寬博而缺乏檢束,謝曜倚仗才能而堅持操行不夠嚴格,謝晦自己有智慧而聽取善言不周全,如果要建樹有利于天、地、人三才的功業,最終還是以此為遺憾。至于像微子,我沒有什么挑剔的了。”又說“微子存異不傷別人,求同不害公正,如果年齡到了六十,一定會成為三公和宰相。”他曾在酒宴上喝得盡興的時候,吟成韻語來鼓勵謝靈運、謝瞻等人說:“康樂誕通度,實有名家韻,若加繩染功,剖瑩乃瓊瑾。宣明體遠識,穎達且沉雋,若能去方執,穆穆三才順。阿多標獨解,弱冠纂華胤,質勝誡無文,其尚又能峻。通遠懷清悟,采采詄蘭訊,直轡鮮不躓,抑用解偏吝。微子基微尚,無倦由慕藺,勿輕一簣少,進往必千仞。數子勉之哉,風流由爾振。如不犯所知,此外無所慎。”對謝靈運、謝瞻等人都有告誡的話,只有對謝弘微一個人完全是贊美。謝曜,是謝弘微的哥哥,“多”是他的小字。“通遠”是謝瞻的字。“客兒”,是謝靈運的小名。晉代名家自己有封國的,離家任職大多是擔任員外散騎郎,謝弘微也是擔任散騎侍郎、瑯笽王大司馬參軍。

      尊重家人


        義熙八年(412),謝混因為是劉毅的同黨而被處死,謝混的妻子晉陵公主改嫁給瑯笽人王練。公主雖然執意不去,而詔令她要與謝家離絕。公主把謝混的家事委托給謝弘微。謝混家幾代宰相,一門兩次封國,田業十余處,仆役千人,只有兩個女兒,年齡都是幾歲。謝弘微經營產業,辦事好像執行公務,一個錢一尺帛的出入,都有文簿記錄。宋武帝做了皇帝,晉陵公主降封為東鄉君。因為謝混是在前代皇帝時犯的罪,東鄉君節義可嘉,允許她歸返謝家。從謝混死九年了,而房舍整齊,倉庫豐滿,守門的人和平日無異。田地開墾,比舊時更有增加。東鄉君贊嘆說:“仆射生前就重視這個孩子,可以說是了解人的,仆射等于并沒有死。”看到東鄉君歸來的宮廷內外的親戚、教門和世俗的舊友,進門后無不嘆息,有的還流下了眼淚,深為謝弘微的義行所感動。
        謝弘微性格嚴正,舉止必定合乎禮度,事奉繼親家人,恭謹超過一般。對伯母和嬸子、歸宗的兩個姑母,早晚伺候,盡他的誠敬之心。家內家外有時傳話通訊,則把衣冠整好。在婢仆面前,不隨便說笑。因此尊卑大小,就像敬神一樣敬他。當時有個蔡湛之,曾見過謝安兄弟,他對人們說:“謝弘微容貌猶如中郎,而性情好似文靖。”
        文帝起初封為宜都王,鎮守江陵,以瑯笽人王球為朋友,謝弘微為文學。母親去世后離職,守喪以孝順被人稱贊。服喪完畢,超過了期限還在吃蔬菜和素食。文帝即位,他擔任黃門侍郎,和王華、王曇首、殷景仁、劉湛等,號稱五臣。調任尚書吏部郎,參與機密研究。不久調任右衛將軍,各個舊時的下屬官員,都委托謝弘微進行選任。

      替人償還賭債

      東鄉君死了以后,遺留財富千萬,園宅十幾所,另外在會稽、吳興、瑯笽幾個地方太傅謝安、司空謝琰時候的家業,奴仆還有幾百人,公家和私人都說室內的資財應該歸兩個女兒,田宅僮仆應該屬于謝弘微,而謝弘微一概不要。自己用私人的俸祿將她埋葬。謝混女兒的丈夫殷睿平時好賭博,聽說謝弘微不取財物,便濫奪他妻妹和伯母以及兩個姑姑應得的份額來償還賭債,家中的婦女們就把謝弘微所讓出的部分全都變賣,一點也不去爭。謝弘微舅舅的兒子領軍將軍劉湛對謝弘微說:“天下的事情應該有個合理的裁判,您這樣不管不問,怎么當官?”謝弘微笑而不答。有的人譏笑他是“謝家幾代的財產,抵了殷睿一天的賭債,就好像是把財物扔到江海里來作為廉潔一樣。”謝弘微說:“親戚爭財產,十分丑陋,現在家中的婦女們尚且沒說什么,怎么可以引導著讓她們爭奪?現在分掉的多,共有的少,不至于會窮乏,身死以后,難道還能有什么關連?”

      英年早逝

      東鄉君埋葬,謝混的墓被打開,謝弘微帶病趕到,病于是更重了。元嘉十年(433)去世,年齡四十二歲。文帝極為嘆惜,對謝景仁說:“謝弘微、王曇首年過四十歲,名位沒有能讓他們充分發揮才干,這是我的責任。”
      謝弘微性情寬厚博大,沒有喜怒。末年曾經和友人下棋,友人西南方的棋有致死的形勢,又有一個客人說:“西南風急,可能會有翻船的人。”友人領悟了便進行了挽救。謝弘微大怒,把棋盤扔在了地下。了解的人知道這是他暮年的征象,果然由此而壽終。當時有一個很高的鬼住在司馬文宣家,說是受到派遣來殺謝弘微。謝弘微的病每次加重,它就告訴司馬文宣。等謝弘微死后,它也就和司馬文宣告別而去。
      謝弘微臨終的時候告訴身邊的人說:“有兩櫥書,等劉領軍到來,可以在他面前燒掉,千萬不要打開。”書是文帝的手敕,皇上對此感到十分痛惜。讓左右二衛一千人辦完了喪葬事務,追贈他為太常。

      家庭成員

      曾祖父

      謝萬,晉朝西中郎(謝安四弟)。

      祖父

      謝韶,車前司馬。

      父親

      謝思,武昌太守。

      哥哥

      謝曜(386-427):歷御史中丞,彭城王義康驃騎長史,元嘉四年卒。《宋書·謝述傳》:謝述從兄子謝曜為劉義康長史,喪官,謝述代之。太祖與劉義康書曰:“今以謝述代曜。其才應詳練,著于歷職,故以佐汝。汝始親庶務,而任重事殷,宜寄懷群賢,以盡弼諧之美,想自得之,不俟吾言也。”

      母親

      劉氏,系劉耽之女,劉柳之姐,劉湛之姑。劉耽一女為桓玄妻,一女為謝思妻,謝弘微母親劉氏對謝瞻兄弟有撫養之恩,且謝瞻兄弟事之同于至親。謝思和瞻父謝重為同曾祖再從兄弟,思妻劉氏撫養重之子女,友穆之至,為世所少,謝氏家風至孝,于此可見一斑。劉氏卒于宋永初元年(420)六月-八月間, 劉氏卒時年當近六十,弘微年二十九歲,其兄謝曜三十三歲。

      叔叔

      尚書左仆射謝景仁。

      時人評價

      謝弘微與瑯笽人王惠、王球都以簡淡著稱,有人對沈約說:“王惠如何?”沈約說:“令明簡。”其次又問王球,沈約說:“茜玉淡。”又接著問謝弘微,沈約說:“簡而不失,淡而不流,古代的所謂名臣,弘微可以當之。”他就是如此地受到贊美。

      歷史記載

      《宋書·謝弘微列傳》

      謝弘微,陳郡陽夏人也。祖韶,車騎司馬。父思,武昌太守。從叔峻,司空琰第二子也,無后,以弘微為嗣。弘微本名密,犯所繼內諱,故以字行。

      童幼時,精神端審,時然后言。所繼叔父混名知人,見而異之,謂思曰:「此兒深中夙敏,方成佳器。有子如此,足矣。」年十歲出繼。所繼父于弘微本緦麻,親戚中表,素不相識,率意承接,皆合禮衷。義熙初,襲峻爵建昌縣侯。弘微家素貧儉,而所繼豐泰,唯受書數千卷,國吏數人而已,遺財祿秩,一不關豫。混聞而驚嘆,謂國郎中令漆凱之曰:「建昌國祿,本應與北舍共之,國侯既不措意,今可依常分送。」弘微重違混言,乃少有所受。

      混風格高峻,少所交納,唯與族子靈運、瞻、曜、弘微并以文義賞會。嘗共宴處,居在烏衣巷,故謂之烏衣之游。混五言詩所云「昔為烏衣游,戚戚皆親侄」者也。其外雖復高流時譽,莫敢造門。瞻等才辭辯富,弘微每以約言服之,混特所敬貴,號曰微子。謂瞻等曰:「汝諸人雖才義豐辯,未必皆愜眾心;至于領會機賞,言約理要,故當與我共推微子。」常云:「阿遠剛躁負氣;阿客博而無檢;曜恃才而持操不篤;晦自知而納善不周,設復功濟三才,終亦以此為恨;至如微子,吾無間然。」又云:「微子異不傷物,同不害正,若年迨六十,必至公輔。」嘗因酣宴之余,為韻語以獎勸靈運、瞻等曰:「康樂誕通度,實有名家韻,若加繩染功,剖瑩乃瓊瑾。宣明體遠識,穎達且沈俊,若能去方執,穆穆三才順。阿多標獨解,弱冠纂華胤,質勝誡無文,其尚又能峻。通遠懷清悟,采采標蘭訊,直轡鮮不躓,抑用解偏吝。微子基微尚,無倦由慕藺,勿輕一簣少,進往將千仞。數子勉之哉,風流由爾振,如不犯所知,此外無所慎。」靈運等并有誡厲之言,唯弘微獨盡褒美。曜,弘微兄,多,其小字也。遠即瞻字。靈運小名客兒。

      晉世名家身有國封者,起家多拜員外散騎侍郎,弘微亦拜員外散騎,瑯邪王大司馬參軍。義熙八年,混以劉毅黨見誅,妻晉陵公主改適瑯邪王練,公主雖執意不行,而詔其與謝氏離絕,公主以混家事委之弘微。混仍世宰輔,一門兩封,田業十余處,僮仆千人,唯有二女,年數歲。弘微經紀生業,事若在公,一錢尺帛出入,皆有文簿。遷通直郎。高祖受命,晉陵公主降為東鄉君,以混得罪前代,東鄉君節義可嘉,聽還謝氏。自混亡,至是九載,而室宇修整,倉廩充盈,門徒業使,不異平日,田疇墾辟,有加于舊。東鄉君嘆曰:「仆射平生重此子,可謂知人。仆射為不亡矣。」中外姻親,道俗義舊,見東鄉之歸者,入門莫不嘆息,或為之涕流,感弘微之義也。性嚴正,舉止必循禮度,事繼親之黨,恭謹過常。伯叔二母,歸宗兩姑,晨夕瞻奉,盡其誠敬。內或傳語通訊,輒正其衣冠。婢仆之前,不妄言笑,由是尊卑小大,敬之若神。

      太祖鎮江陵,宋初封宜都王,以瑯邪王球為友,弘微為文學。母憂去職。居喪以孝稱,服闋逾年,菜蔬不改。除鎮西咨議參軍。太祖即位,為黃門侍郎,與王華、王曇首、殷景仁、劉湛等號曰五臣。遷尚書吏部郎,參預機密。尋轉右衛將軍。諸故吏臣佐,并委弘微選擬。居身清約,器服不華,而飲食滋味,盡其豐美。

      兄曜歷御史中丞,彭城王義康驃騎長史,元嘉四年卒。弘微蔬食積時,哀戚過禮,服雖除,猶不啖魚肉。沙門釋慧琳詣弘微,弘微與之共食,猶獨蔬素。慧琳曰:「檀越素既多疾,頃者肌色微損,即吉之后,猶未復膳。若以無益傷生,豈所望于得理。」弘微答曰:「衣冠之變,禮不可逾。在心之哀,實未能已。」遂廢食感咽,欷不自勝。弘微少孤,事兄如父,兄弟友穆之至,舉世莫及也。弘微口不言人短長,而曜好臧否人物,曜每言論,弘微常以它語亂之。

      六年,東宮始建,領中庶子,又尋加侍中。弘微志在素官,畏忌權寵,固讓不拜,乃聽解中庶子。每有獻替及論時事,必手書焚草,人莫之知。上以弘微能營膳羞,嘗就求食。弘微與親故經營,既進之后,親人問上所御,弘微不答,別以余語酬之,時人比漢世孔光。八年秋,有疾,解右衛,領太子右衛率,還家。議欲解弘微侍中,以率加吏部尚書,固陳疾篤,得免。

      九年,東鄉君薨,資財鉅萬,園宅十余所,又會稽、吳興、瑯邪諸處,太傅、司空琰時事業,奴僮猶有數百人。公私咸謂室內資財,宜歸二女,田宅僮仆,應屬弘微。弘微一無所取,自以私祿營葬。混女夫殷睿素好樗蒱。弘微舅子領軍將軍劉湛性不堪其非,謂弘微曰:「天下事宜有裁衷。卿此不治,何以治官。」弘微笑而不答。或有譏之曰:「謝氏累世財產,充殷君一朝戲責,理之不允,莫此為大。卿親而不言,譬棄物江海以為廉耳。設使立清名,而令家內不足,亦吾所不取也。」弘微曰:「親戚爭財,為鄙之甚。今內人尚能無言,豈可導之使爭。今分多共少,不至有乏,身死之后,豈復見關。」東鄉君葬,混墓開,弘微牽疾臨赴,病遂甚。十年,卒,時年四十二。

      時有一長鬼寄司馬文宣家,云受遣殺弘微,弘微疾增劇,輒豫告文宣。弘微既死,與文宣分別而去。弘微臨終,語左右曰:「有二封書,須劉領軍至,可于前燒之,慎勿開也。」書皆是太祖手敕。上甚痛惜之,使二衛千人營畢葬事。追贈太常。子莊,別有傳。(宋書 列傳第十八 謝弘微)

      《南史·謝弘微傳》

      弘微年十歲,繼從叔峻,名犯所繼內諱,故以字行。童幼時精神端審,時然后言。所繼叔父混名知人,見而異之,謂思曰:「此兒深中夙敏,方成佳器,有子如此足矣。」峻司空琰子也,于弘微本服緦,親戚中表,素不相識,率意承接,皆合禮衷。

      義熙初,襲爵建昌縣侯。弘微家素貧儉,而所繼豐泰,唯受數千卷書,國吏數人而已,遺財祿秩,一不關預。混聞而驚嘆,謂國郎中令漆凱之曰:「建昌國祿本應與北舍共之,國侯既不厝意,今可依常分送。弘微重違混言,乃少有所受。北舍,弘微本家也。

      混風格高峻,少所交納,唯與族子靈運、瞻、晦、曜、弘微以文義賞會,常共宴處,居在烏衣巷,故謂之烏衣之游。混詩所言「昔為烏衣游,戚戚皆親姓」者也。其外雖復高流時譽,莫敢造門。瞻等才辭辯富,弘微每以約言服之,混特所敬貴,號曰微子。謂瞻等曰:「汝諸人雖才義豐辯,未必皆愜眾心,至于領會機賞,言約理要,故當與我共推微子。常言「阿遠剛躁負氣,阿客博而無檢,曜仗才而持操不篤,晦自知而納善不周。設復功濟三才,終亦以此為恨。至如微子,吾無間然」。又言「微子異不傷物,同不害正,若年造六十,必至公輔」。嘗因酣燕之余,采采摽蘭訊,直轡鮮不躓,抑用解偏吝。微子基微尚,無倦由慕藺,勿輕一簣少,進往必千仞。數子勉之哉,風流由爾振。如不犯所知,此外無所慎。」靈運、瞻等并有誡厲之言,唯弘微獨盡褒美。曜,弘微兄,多其小字。通遠即瞻字。客兒,靈運小名也。晉世名家身有國封者,起家多拜員外散騎侍郎,弘微亦拜員外散騎侍郎、瑯邪王大司馬參軍。

      義熙八年,混以劉毅黨見誅,混妻晉陵公主改適瑯邪王練。公主雖執意不行,而詔與謝氏離絕。公主以混家事委之弘微。混仍世宰相,一門兩封,田業十馀處,僮役千人,唯有二女,年并數歲。弘微經紀生業,事若在公,一錢尺帛出入,皆有文簿。宋武受命,晉陵公主降封東鄉君。以混得罪前代,東鄉君節義可嘉,聽還謝氏。自混亡至是九年,而室宇修整,倉廩充盈,門徒不異平日。田疇墾辟,有加于舊。東鄉君嘆曰:「仆射生平重此子,可謂知人,仆射為不亡矣。」中外姻親、道俗義舊見東鄉之歸者,入門莫不嘆息,或為流涕,感弘微之義也。

      性嚴正,舉止必循禮度,事繼親之黨,恭謹過常。伯叔二母,歸宗兩姑,晨夕瞻奉,盡其誠敬。內外或傳語通訊,輒正其衣冠。婢仆之前,不妄言笑。由是尊卑大小,敬之若神。時有蔡湛之者,及見謝安兄弟,謂人曰:「弘微貌類中郎,而性似文靖。」

      文帝初封宜都王,鎮江陵,以瑯邪王球為友,弘微為文學。母憂去職,居喪以孝稱。服闋,蔬素逾時。文帝即位,為黃門侍郎,與王華、王曇首、殷景仁、劉湛等,號曰五臣。遷尚書吏部郎,參機密。尋轉右衛將軍,諸故吏臣佐,并委弘微選擬。

      居身清約,器服不華,而飲食滋味盡其豐美。兄曜歷御史中丞,彭城王義康驃騎長史,卒官。弘微哀戚過禮,服雖除猶不噉魚肉。沙門釋慧琳嘗與之食,見其猶蔬素,謂曰:「檀越素既多疾,即吉猶未復膳。若以無益傷生,豈所望于得理。」弘微曰:「衣冠之變,禮不可逾,在心之哀,實未能已。」遂廢食歔欷不自勝。

      弘微少孤,事兄如父。友睦之至,舉世莫及。口不言人短,見兄曜好臧否人物,每聞之,常亂以他語。歷位中庶子,加侍中。志在素宦,畏忌權寵,固讓不拜,乃聽解中庶子。每獻替及陳事,必手書焚草,人莫之知。上以弘微能膳羞,每就求食,弘微與親舊經營。及進之后,親人問上所御,弘微不答,別以余語酬之,時人比之漢世孔光。

      及東鄉君薨,遺財千萬,園宅十馀所,又會稽、吳興、瑯邪諸處太傅安、司空琰時事業,奴僮猶數百人,公私咸謂室內資財宜歸二女,田宅僮仆應屬弘微,弘微一不取。自以私祿營葬。混女夫殷叡素好摴蒱,聞弘微不取財物,乃濫奪其妻妹及伯母兩姑之分以還戲責,內人皆化弘微之讓,一無所爭。弘微舅子領軍將軍劉湛謂弘微曰:「天下事宜有裁衷,卿此不問,何以居官?」弘微笑而不答。或有譏以「謝氏累世財產,充殷君一朝戲責,譬棄物江海以為廉耳」。弘微曰:「親戚爭財,為鄙之甚,今內人尚能無言,豈可導之使爭。今分多共少,不至有乏,身死之后,豈復見關。」

      東鄉君葬,混墓開,弘微牽疾臨赴,病遂甚。元嘉十年卒,年四十二。文帝嘆惜甚至,謂謝景仁曰:「謝弘微、王曇首年逾四十,名位未盡其才,此朕之責也。」

      弘微性寬博,無喜慍。末年嘗與友人棋,友人西南棋有死勢,復一客曰:「西南風急,或有覆舟者。」友悟乃救之。弘微大怒,投局于地。識者知其暮年之事,果以此歲終。時有一長鬼寄司馬文宣家,言被遣殺弘微。弘微疾每劇,輒豫告文宣。及弘微死,與文宣分別而去。

      弘微臨終語左右曰:「有二摎書,須劉領軍至,可于前燒之,慎勿開也。」書是文帝手敕,上甚痛惜之。使二衛千人營畢葬事,追贈太常。

      弘微與瑯邪王惠、王球并以簡淡稱,人謂沈約曰:“王惠 何如?”約曰:“令明簡。”次問王球,約曰:“蒨玉淡。” 又次問弘微,約曰:“簡而不失,淡而不流,古之所謂名臣, 弘微當之。”其見美如此。子莊。 (見《南史·列傳第十·謝弘微傳》)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欧美成年性色生活片毛片-亚洲图片专区欧美另类图片-日本高清不卡码无码视频